灰色的人

五月的最后一天,新建了这个文件夹,然后便有了这些文字。
之所以取名【二十二点】,因为忙完杂事多是已入夜二十二点,没了那么多喧嚣声才能听到文字的声音。
已经有许多次发自内心的呼唤要码些什么东西留着以后看的念头,都被惰性给打压了去。年头到年中,一晃五个月恍惚踉跄而过,都太安逸,一度安逸到我有郁郁症之征兆。
安顿下来便要有安顿下来的模样,搬了住处后,断网的日子反倒自在。大学宿舍里还说要完成一部小说,还要每周更博,然而说说便就真的是说(fang)说(pi)。
我大概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吧。我不知道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抑或现实主义者;不知道我是个酸腐的儒生抑或乱步的浪子。我有时候觉得很了解自己,有时候又认为我没遇见我自己。所以我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,不知道这算不算自知。
我就说自己是灰色的人。
结业即盈期年,干支复计,草草如寇,决不可拖延懒惰,蹉跎唏嘘,惶惶不可终日。

二〇一六年五月卅一日凌晨
于郑州陈寨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