困在梦里的人

郑州的雨自七夕以来便断断续续下了一周,昏沉的梅雨季让人梦也多了起来。
淅沥的雨声总是能让我有恍如隔世的错觉,有时候呆看着那远处的雨雾,青灰空蒙的天,会回忆起很久很久以前模糊的景象,朦朦胧胧,忽然就分不清了梦与现实。大概梦与回忆本就是一类东西吧,都是模糊而又失色的!
梦醒之余,一个可怕的想法油然而生:即使忆起那么久远的我,对比此刻我竟然似乎没什么长进。
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,没有爱人没有爱好没有爱意,浑浑噩噩,烂柯沉木,黄粱如烟。纵然其中过往铅华熠熠,爱到荼靡,而如今渐渐变得淡灭,你知道它存在过,但却已经忘记怎样的存在过。有多少淡漠的人情能够留得住厚养薄葬的遗憾呢?在这朝生暮死之间,那些许许多多来不及回忆的人和事都遁入空寂,在人世中再也捞不起一丝纪念。
突然想起《寻梦环游记》里面的一句话:“人生的终点不是死亡,而是遗忘。当所有人都忘记了你,那么你也就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。” 诚然,选择性失忆会让人少了许多烦恼,所以人们有时候会羡慕鱼只有七秒的记忆。但分不清梦与过往,便会怀疑过往存在的意义,既然没有意义,那何不把它当做一场梦呢?
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
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长风万里送秋雁,对此可以酣高楼。
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
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览明月。
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。
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3 条评论 “困在梦里的人”